第一節、妖精是什麼?能吃嗎?

(骰子)

 

 

 

  兵荒馬亂。

 

  路面揚起層層沙霧,趕路的吆喝聲和馬兒的嘶鳴聲雜揉在空氣中,隨著急進的步伐,綑綁成束的行裝交互碰撞,發出吵雜的聲響。

 

  遠方,有大隊人馬正雜沓迫近。婦女緊抱孩子,男人揮舞馬鞭,落在後方的壯丁扛著行李不停向前,即便已喘得滿臉通紅仍不願放慢腳步,而在隊伍的最外圍甚至還有人手持獵槍、時進時停,神經緊繃地戒備著。

 

  很明顯是在逃離些什麼。

 

  「走快點!走快點!」為首的男人對著落後的隊伍大聲喊叫,雙手用力揮動,希望能帶動整個團隊的行進。

 

  「那些魔物就要擴散過來了,不要磨磨蹭蹭的!」大聲訓斥完後,男人不耐地嘖了一聲。

 

  不是一、兩隻,而是一整群的變形怪,在短短不到一個上午的時間就占據了半個村莊,家產和農作物全被吞吃下肚,數量之多,說是要將人活活吞沒也不為過。

 

  「究竟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出這麼多?平時不都好端端的?」皺起眉,男人用力搖搖頭放棄思考災禍成因──現在最要緊的是盡速帶著剩餘的家產遠離多格雷爾村──子彈、甚至炸藥都無法消滅的魔物,只憑普通的人類是無法應付的。

 

 

 

  見到後方的人群終於漸漸趕上,男人作了一個招呼的手勢,打算回過身繼續向前趕路。

 

  只見男人昂首闊步、穩健地踏出了隊伍的第一步。

 

  「啊喔!」身體才剛向前,便有一股強大的反作用力撞得他向後跌了好幾步,胸口突地撞上某種物體的強烈痛楚讓他忍不住吃痛出聲。

 

  「什、什麼東西!」站穩腳步,男人扭曲著面容,殺氣騰騰地四處掃視。他明明記得他的前方可是空無一物的,除了一隻在路上飛舞的小蜻蜓之外什麼也沒有。

 

  「喂、喂,撞到人的態度是這樣的嗎?所以才說人類真是太不懂禮貌了。」

 

  少女的聲音憑空出現,把距離最近的帶頭男人嚇得又退後了好幾步。後方有些不明所以的人隨即迎頭撞上,發出不滿的哀號。

 

  「呃、咳……誰?是誰?」不理會後腦杓傳來的疼痛和眾人的抱怨,男人掩飾住一時洩露的驚慌,刻意穩了穩嗓音,充滿氣勢地大吼出聲。

 

  「什麼誰不誰的?怎麼會有這種問候方式?」

 

  這次,大家都聽見了那道滲入不滿情緒的少女聲音。吵雜的隊伍霎時安靜下來,大夥兒屏息靜氣盯著前方空無一人的道路。

 

  「出來!躲躲藏藏的算什麼好漢!」

 

  已經恢復冷靜的男人迅速從腰間抽出大刀,銳利的眼神四處游移,對著空蕩蕩的大路擺出攻擊架式。

 

  「我說你們在看哪啊?我在這、在這!一直都在,沒有躲躲藏藏,雖然更不是什麼好『漢』。……還有……隨便拔武器可是一種挑釁行為喔。」有些暴躁的語氣在最末轉變為淡漠的聲調,冷冷地夾帶一股不祥的氣息。

 

  「什、什麼?嗚──」男人再度轉頭張望,下意識企圖尋找來者身影,只是「碰」地一聲,下巴赫然被什麼物體猛烈撞擊,頭顱大幅度後仰,力道重得他一時只能聽見耳鳴的嗡嗡作響。

 

  「我說!我、在、這!沒禮貌的傢伙!」

 

  勉強睜開眼,模糊的視線內登時躍入一道小巧的身影,兩隻纖瘦手臂忿忿不平地交錯相插於胸前,精緻小巧的身形幾乎是貼著男人的鼻尖狠狠瞪視著他。

 

  「嗚哇!」

 

  這次男人再也忍受不住驚嚇跌坐在地,食指顫顫伸出,指向空中巴掌大小的身影,吞吐半天說不出一句話。

 

  圍觀的人順著手指望去,瞇細雙眼,這才終於看清那道立於眾人前方的身影。

 

  「啊!蜜蜂!」有人大聲快速地回答。

 

  「不對,是翅膀萎縮的蝴蝶,稀有種。」有人冷靜地下判斷。

 

  「不、不,依我所見果然還是大隻的蚊子沒錯呢。」有人慢條斯理地反駁。

 

  「沒禮貌沒禮貌沒禮貌!」

 

  少女的聲線頓時迸炸拔高,嚇得還想發表評論的人們脖子一縮。

 

  「什麼蜜蜂、蝴蝶、蚊子?是妖精、妖精!你們的眼睛是裝飾用的嗎?給少數族群多點尊重吧!」自稱「妖精」的少女仰天怒吼,彷彿已經到到達了理智線承載的邊緣。

 

  「還有,你媽媽是沒告訴過你們,不斷無視別人是很過份的行為嗎?」

 

  話語咬牙切齒自唇縫間溢出,旅人們或許永遠不會忘記那雙閃爍著兇光的紫色眼眸。

 

  藍天之下,人群依舊同先前一般吵雜,不時還會有人飛出隊伍,或者是在原地高高騰起然後落下。

 

  「是蜻蜓、好大一隻蜻蜓精!」

 

  不久之後,散亂、但好不容易逃出生天的隊伍中開始散播著這樣的言論。

 

  蜻蜓精從此被逃入鄰近城鎮的人們列入魔物手冊的高度危險區域裡頭。

 

  當然,這就是夏蘿‧沙幽瓦不會知道的事情了。

 

 

 

  陽光灑落,鳥兒嘀啾,鄰近多格雷爾村東部的幹道上空空蕩蕩,只有路旁偶爾飄落地面的樹葉和隨風搖擺的斑駁樹影點綴。

 

  「剛才那群人類是從村裡逃出來的傢伙吧,那應該就快到了。」

 

  細碎的鈴鐺聲輕輕作響,乍看之下空無一人的大道傳來誰喃喃自語的聲音。

 

  「尋找旅行者遺失的眼鏡……伊瓦古幫我仲介的任務真的一次比一次蠢了。」

 

  薄翼金光閃動,綁紮著兩條低馬尾的妖精少女輕巧閃過一片落下的枯葉,淡金色長髮在空中畫了道弧線,作為髮飾的鈴鐺同時發出悅耳的叮鈴聲。

 

  「啊……早點完成任務、早點回去休息,再也不想碰到那些蠻橫無禮的人類了。」

 

  彷彿憶起方才發生的畫面,夏蘿嫌惡地皺起臉。

 

  唯人主義的人類,遇見身形比自己矮小的生物就視而不見,虧她為了配合他們如此遲鈍的神經還特地裝上鈴鐺,而他們居然還是無所覺察。

 

  她可是像牲畜一樣地繫上鈴鐺啊!

 

  惱怒地折了折指節。她的這股氣,一定要把什麼東西給揍飛了否則是不會消的。

 

  夏蘿恨恨地想著。

 

 

 

  妖精族,身形約為人類的一個手掌大小,是一支在大陸上幾乎絕跡的族群,一般人對此無法立刻反應也是情有可原。

 

  只是無論如何,再三無視別人就是不對的行為。

 

  這是夏蘿向來堅持的理念。

 

 

 

  「啊……」

 

  越過一條淺坡道後,多格雷爾村便出現在不遠處的平原地上。即使還有一小段距離,但在見到村子的情況後,夏蘿仍是忍不住驚訝出聲。

 

  滿滿的變形怪。

 

  亮綠的糊狀物幾乎覆蓋了村內視線所及的道路和建築,乍看之下,就像被包裹進綠色的果凍一般。

 

  真慘。

 

  夏蘿在內心簡潔地發表評論,並開始質疑起在這團綠色黏液中找到眼鏡的可能性。

 

  然而在短暫的思考後,精緻的臉蛋隨即露出了笑容,一抹可怕得莫名的獰笑綻放於她唇邊。

 

  「啊、啊,無所謂。」

 

  ──基本上,不論是公會獵人還是自由獵人,遇見魔物都會義務性進行消滅。畢竟擁有魔法之力的「托爾斯」,其真正的用途本來就是如此。

 

  只是夏蘿的原因更為單純。

 

  「反正你們就乖乖讓我出氣吧!果凍們!」

 

  高舉拳頭,夏蘿對著前方大聲宣示。一掃方才不快的情緒,紫眸中好戰的色彩明亮閃現,上翹的唇角就如同孩子見著玩具一般愉悅。

 

 

 

  然而,緊盯著獵物躍躍欲試的她,並沒有沒注意到後方有一道陰影正悄悄探來。

 

 

 

 

─────────────────────

喔喔喔!這篇奇怪的東西終於蹦出來了!

原本只是想隨便惡搞玩玩,雖然現在也還是一樣惡搞玩玩可是真的寫出來了還是很感動啊!QAQQQQ

很感謝銅板大人肯陪我一起發神經,這次有機會能跟他合作真的很開心呢。wwww

還為了討論劇情跟他私下約會了好多次呵呵呵呵呵……(色胚臉

 

總之請大家以輕鬆的心情看待它吧!

拿來嗑牙、殺時間、吐槽神馬的都行,也很歡迎大家來會客室/留言板找我們玩耍。////

 

那就交棒給銅板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今天神做莊

銅板骰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