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節、  懶散的鴿子與聒噪的麻雀

 

 (銅板)

 

    

    一片祥和。

 

 

   午後的陽光灑落湖面,輕柔的微風吹得湖面揚起了陣陣水波,也吹得湖畔的蒲公英種子漫天飛舞。

 

 

    湖邊的草地上,一名少年枕著手臂,微微的蜷縮著身體熟睡著。

 

 

     這裡是位於貝德大陸南方的一個小湖,因為湖中大量生長著一種乳白色的水母,使得湖水在陽光下常呈現如玉的瑩白,而被命名為「白玉湖」。然而,比起白玉湖,附近的居民更喜歡暱稱它為「牛奶湖」,久而久之,反而是「牛奶湖」這個名字被傳開了。

 

 

    牛奶湖的東邊,是個以人類為主要居民的小鎮。小鎮不大,卻因為法藍德斯──由各族聯合創立的統一公會──的白玉湖分部的設立,而時有不同種族的人在此行動,商業倒還算發達。

  

    牛奶湖也因為特殊的湖水顏色和週遭優美的景致而成為小有名氣的景點,吸引了不少遊人的駐足,在水母繁殖季時更是熱鬧非凡。

 

    此時的牛奶湖,雖非水母繁殖期的觀光旺季,但湖邊仍是有三三兩兩的遊人零散的分佈著,品嚐著午後的悠閒愜意。

 

 

 

   

    被路過遊人的笑語驚醒時,少年並沒有太大的反應,維持著自己一貫的慵懶,緩緩的坐起身,雙眼無神的盯著湖面發呆。

 

      少年的五官雖稱不上突出,但卻十分的乾淨,給人一種溫和的感覺。在少年的肩膀與手臂間的關節處,長著深淺不一的灰白色鳥羽──這是少年身為鳥人族的一份子的證明。雖然鳥人一族主要居住在東方的艾波大陸,但貝德大陸作為法藍德斯總部的所在地,各族混居的狀況十分普遍,是以並沒有人對於少年的「不同」表現出驚訝或懼怕等特殊的反應。

 

 

     獨自坐了一會,似乎是感到累了,少年褐色的雙眼微微瞇起,不甚文雅的打了個哈欠,又躺回了草地上。

 

     正當少年閉上雙眼,準備再度進入夢鄉時,一道活力十足的嗓音從遠遠的地方傳來:「薩哥!薩哥!我接到任務了喔!」

 

 

 

    麻煩來了。

  

    全名薩陸陸‧皮耶的少年鴕鳥似的閉緊雙眼,決心賴到最後一秒鐘。

 

 

  

    認識薩陸陸‧皮耶的人對他的第一印象通常只有一個字:懶。

 

    對大部分的人而言,薩陸陸就是一個這樣的人:遇上麻煩能避則避,以發呆和睡覺做為人生興趣和志業,對自己身為托爾斯持有者的身份也似乎不存在著所謂的使命感或是責任感。

 

 

    這樣的一個懶人為什麼會以公會獵人做為職業,一直是許多人心中的疑問。畢竟要成為一位公會獵人,「擁有托爾斯」並不是錄取唯一的條件,也不能代表能適任這份工作。

 

    

 

    在魔物橫行的時代,獵殺魔物的人被稱為獵人。而各族也在「抵禦魔物」這一相同目標下,共同創立了法藍德斯公會,將獵人們組織起來,對遭到魔物侵襲的各處進行援助,也漸漸地建立了一套完善的任務模式。

 

    隨著魔物的數量減少,世界趨於安定之後,公會的獵人們由於其強大的能力,也時有被委託進行其他任務的狀況,但大多還是與魔物相關,並且需要遵守公會的規定。

 

 

    一部分的獵人因為各種原因,並未加入公會,但仍然以托爾斯持有者的身分執行著各式各樣的任務,這些人則被稱為「自由獵人」。

 

    比起自由獵人,公會獵人的限制多了許多,在很多時候,也得在公會的指派下進行一些酬勞極低或甚至是無酬的緊急支援、救援任務。

 

 

     不管從什麼角度來看,薩陸陸都不是一個會選擇以公會獵人作為職業的人。 

 

     ──但他畢竟是這樣子過了許多年。

  

 

    在大部分的時間,薩陸陸都是獨自一個人行動的。

 

     對他而言,要找個能一起行動的搭檔是個麻煩,

     跟搭檔判斷不同,意見不合時是個麻煩,

     搭擋太認真,太有使命感更是麻煩中的麻煩。

 

    種種被薩陸陸歸類為麻煩的事件杜絕了薩陸陸主動尋找搭檔的可能性,又拒絕了幾次邀請後,會來找他的人就幾乎絕跡了。

    ……好吧,眼前正對他喋喋不休的棕髮少年倒是個例外。

 

 

 

    跟薩陸陸同為鳥人一族的伊歐‧艾諾依是在三個月前加入法藍德斯公會的。

 

    會跟薩陸陸成為現在這樣偶爾會一起執行任務這種像朋友不像朋友、像搭擋不像搭檔的關係,並不是薩陸陸出於同族情誼對小菜鳥的幫助,更不是源於薩陸陸不存在的提攜後輩的使命感,而是在小菜鳥長達三小時的「鳥人手牽手心連心互相幫助之必要性」及「我真的很有用喔很有用喔很有用喔」等疲勞轟……慷慨激昂的演說下,成功的讓薩陸陸的理智線及反抗心手牽手心連心的一起去跳牛奶湖的結果。

 

 

    和懶散的薩陸陸不同,擁有蓬鬆的棕色短髮,圓圓的臉蛋和一雙黑亮的眼眸的伊歐更擁有少年的天真活潑,一開口總是嘰哩呱啦的停不下來,即使被嫌吵也依然故我。

  

     此刻,伊歐正一如既往的像隻小麻雀般,在薩陸陸身旁興奮地吱吱喳喳。

    經過三個月的洗禮,早已習慣的薩陸陸表情不變的抓了抓自己遺傳自母親的深藍紫色的短髮,又打了個哈欠。

 

    從伊歐的口中,薩陸陸大致瞭解了這次任務的內容──支援多格雷爾村:救出受困的村民,殲滅佔據村子的魔物。

    任務的難度僅是D級,對兩人來說並不構成威脅,問題是這次的任務不但是低酬勞的指派任務,而且是由白玉湖分部的獵人們最不想碰到的公會負責人──凌妠‧奧冥亞所發布的。

 

    光聽就覺得很麻煩啊……那個惡魔發布的任務。

    薩陸陸在心裡暗想,卻沒有說出口,畢竟身旁這位姑且可被稱作是任務搭檔的少年,看起來完全是興致高昂,甚至有點異常興奮

 

    ……大概只有這隻小菜鳥……小菜麻雀,才會接到指派任務還這麼興奮吧……

 

    伸了伸懶腰,薩陸陸拍了拍伊歐的頭,「走了!」

   「嗯!」

    不意外的得到了充滿朝氣的回應,然後,兩人各自開展了手臂化成的翅膀,往多格雷爾村飛去。

 

-------------------------------------------

呼呼 總算輪到我出場啦~

我是銅板~(揮手)

排版排的很驚慌 如果很難看的話請不要客氣的留言告訴我,謝謝><

 

感謝好趴呢骰子君願意跟我一起進行這個莫名奇妙的故事XD
也希望各位走過路過的大大們能從中得到一點歡樂
這樣我們就心滿意足了ˊˇˋ

 

那麼,就先這樣囉~
骰子君,請接棒~~

創作者介紹

今天神做莊

銅板骰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3000
  • 喔喔傳說中的兒子出場了的意思嗎!!!
    期待更新ˇˇˇXD
  • 銅板
  • 感謝閱讀XDDD
    是的 這是我家的兒子們XDDD

    這章幾乎沒有劇情可言真不好意思^^a
    下章開始會比較有重點的orz (大概啦(喂喂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