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節、 老鳥欺負菜鳥是天經地義的

 (銅板)

 

    「嘎啊啊啊啊啊啊~」在飛行途中意外遭受襲擊的伊歐反射性的慘叫出聲。

    一股極大的力道將他的身體往下扯,眼看就要撞上地面,身體卻在大腦之前做出了反應,掛在胸前的托爾斯發出了刺目的光華,突然刮起的一陣強風包裹住他的身體,減緩了他落地的衝擊力,使他避免了重摔至地面的命運,同時也斬斷了束縛在他右腳上的綠色觸手。

 

    「呼……」看到伊歐安全落地,被突如其來的變故驚的站起身的薩陸陸暗自鬆了一口氣,又坐回原處,眼神回到最初的慵懶,彷彿適才一瞬間的凌厲不曾存在過。

 

    遭受突襲而坐倒在地的伊歐還有些發楞,但變形怪卻不給他反應的機會,一擁而上的壓制住他的手腳。

    「啊啊啊!好噁心啊啊啊啊!」在手腳感受到變形怪黏液的冰涼觸感時,伊歐瞬間回神,手腳掙扎著想要掙脫,卻更陷進黏液裡無法脫身。「你們這群混帳快放開我啊啊啊啊啊!」

 

    「竟然抓得到伊歐……變形怪變大後的延展範圍差不多有一層樓高了吧?」眼見同伴陷入危機,薩陸陸卻仍一點想出手的樣子都沒有。「不過,似乎有合體的數量限制?」嘴角勾起了幾乎無法察覺的弧度,薩陸陸看戲似的盯著幾隻沿著屋子奮力向上延伸,似乎是想要抓住他的觸手。

    觸手離他的腳大約只有一步的距離,卻始終碰不到他。明明只要再融合一隻變形怪就能爭取足夠的距離,圍著屋子的幾隻變形怪卻都沒有這麼做,憑著這點,薩陸陸幾乎可以肯定自己的猜測。

   

    在薩陸陸好整以暇的打量著變形怪的扭動時,伊歐的情緒已經從最初的驚慌失措完完全全的轉成了憤怒。

 

   「你們通通給我去死吧!!」

    話音剛落,比之前更加耀眼的光華一閃,以伊歐為中心颳起了螺旋狀的暴風。壓制住伊歐的變形怪或被吹開、或被攪碎,霎時間,在伊歐半徑三米的範圍內已看不到一隻完整的變形怪了。

    ──然而,即使被分解成數塊,變形怪也沒有就此失去活動力,仍小幅度的不停蠕動著。

 

   「哼哼哼,敢對我做出這種事是要付出代價的……」

    順利解決了襲擊自己的變形怪,甚至連正試圖抓下薩陸陸的變形怪都一併解決了,沒發現異狀的伊歐得意的哼哼,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塵土,飛回了薩陸陸所在的民房屋頂。

 

 

    一站上屋頂,對上了薩陸陸平靜的目光,伊歐像是開啟了某種開關,哇啦哇啦的大叫著抱怨著同伴的無情無義:「薩哥你好過份都不救我!我們好歹也是搭檔是戰友是同為鳥人族的一份子欸!你竟然這麼狠心的放我一個人在那群噁心的怪物裡掙扎……」吸吸鼻子,繼續對到現在還無動於衷,坐得十分安穩的人居高臨下的指控:「嗚嗚嗚,薩哥你殘忍你無情你無義你始亂終棄你喪盡天良沒有同胞愛……」

 

    面對伊歐血淚的控訴,薩陸陸維持著左耳進右耳出的架勢,安閒的看著天空,「啊,天氣真好……」

 

    「薩哥!!」被嚴重忽略的某人炸毛。

 

     沉默了看了伊歐一眼,薩陸陸伸了伸懶腰,站起身,拍了拍矮了自己一個頭的同伴的肩膀:「沒有出手是因為……我相信你的能力。」

 

     「薩哥……」伊歐瞬間從炸毛的小麻雀變成淚眼汪汪的小麻雀,滿是受到肯定的感動。

 

    在伊歐沉浸在感動的情緒無法言語的同時,獲得安寧的某人在伊歐看不見的角度悄悄做出了勝利手勢:「搞定。」

 

    「咦?薩哥你有說……」

    「村民的情況怎麼樣?」薩陸陸很明智的在某菜鳥再次進入怨婦狀態前岔開了話題。

 

    「啊,辦事處裡的村民們都很安全,變形怪好像沒辦法直接從窗戶進去,想從樓梯爬上去的也都被村長大叔帶人臨時堆出來的屏障擋住了,變形怪如果越界都會被他們『撈』出去喔~」很容易就被轉移注意力的小菜鳥像是想起了什麼有趣的回憶,情緒有些亢奮:「村長大叔真的超剽悍的!他說他們的食物可以撐到明天早上叫我們不用管他們,先把這群討厭的傢伙清掉再說,薩哥薩哥,你說村長大叔是不是超有型的!」

 

    「……原來你喜歡這一型的。」薩陸陸默默看著興高采烈的伊歐,完全弄錯重點的吐嘈道。

    「咦咦咦,不是啦!」伊歐急著想要辯解,卻在下一刻又被薩陸陸的一句輕描淡寫的「村裡還有其他人嗎?」給轉移了注意力。

 

    「唔……村長大叔是說因為整個村莊只有一個通訊魔法陣,所以沒辦法確定其他地方還有沒有村民也被困住了……要一間一間找找看嗎?」幾次搭檔下來已經很習慣諮詢同伴意見的伊歐看向薩陸陸。

 

    「這樣太麻煩了……」薩陸陸思索了一下,面無表情的說道:「直接動手吧!只要讓這個村子的其他地方沒有等待救援的人就可以了。」

 

    「咦咦?動手?」伊歐被薩陸陸的話弄得一愣。突然像是反應過來似的瞪大雙眼:「薩哥你不能因為救人太麻煩就想把村子連人一起轟掉啦!!對普通人出手會被公會發通緝令追殺的喔!會被追殺喔!」

 

    「嘖。」

 

    「哇啊啊啊啊啊啊~薩哥你為什麼露出惋惜的表情?!你不是真的想這麼做吧!不會吧不會吧不會吧?」伊歐驚恐的哇哇大叫,一把抱住薩陸陸按在托爾斯上的左手:「薩哥你不是認真的吧?你要冷靜啊啊啊~」

 

    「當然是騙你的。」薩陸陸表情還是一貫的平靜無波,但微微勾起的嘴角卻洩露了出一絲促狹的意味,誰叫這小子要想到奇怪的地方去。

 

 

    不能使用托爾斯傷害普通人。

    這是所有托爾斯擁有者之間的不成文規定,也是公會獵人們共同遵守的規範,薩陸陸再怎麼想迅速完成任務,也不可能讓自己陷入被追殺這種更麻煩的情況。

 

    「喂。」動了動被抓住的手,示意那個嘴裡還在唸著「嚇死我了」、「薩哥好過份」的笨蛋放開自己。難得好心情的解釋道:「我的意思是,既然我們沒辦法救人,就把他們需要被救的『原因』處理掉就行了。」

    有些不好意思的放開薩陸陸的手,伊歐秉持著有問題就要問到底的精神發問:「為什麼沒辦法?雖然我們沒辦法帶人飛,但還是可以幫忙開路吧?」

 

    嘆了口氣,薩陸陸敲了敲伊歐的頭:「你的觀察力再不進步,你就永遠只能當一隻菜麻雀了。」

    「嗚……」伊歐捂著頭,神情很是委屈:「什麼菜麻雀人家很努力了……」

     薩陸陸沒有回答,只是默默的指著他們所在的民房之下,不知何時又聚集起來的變形怪群。

    

     「咦咦!這麼快又聚集起來了嗎?」順著薩陸陸的手指看去,原本被伊歐短暫清空的街道,再度被綠色身影給佔滿了。

 

     「不是聚集。」輕輕的一句話再度引得伊歐滿臉疑惑的回頭:

 

     「咦?那……」

 

    「是再生了。」說話的人表情還是那麼淡然,聽話的人卻無法維持冷靜。

 

    「什麼什麼?!再生!?怎麼可能有這種……事……」伊歐忍不住叫嚷起來,但又在對上對方平靜的目光時氣勢弱了一截。

 

    「試試看就知道了,菜麻雀。」薩陸陸活動著手臂權當暖身,「製造大一點的動靜,把全部的變形怪都吸引過來吧!」

 

    不知道為什麼,伊歐總覺得對方的眼中帶著笑意,讓他忍不住抱怨道「我才不是菜麻雀……」

 

    「喔?」薩陸陸轉頭,給跟著他從屋頂躍下的伊歐一個挑釁的眼神,「那就證明給我看吧!」

 

 

--------------------------------------

 

耶,又是我~

 

我肩負著破壞這篇文的形象的使命來了~(沒人給你這種使命##

 

以下是這星期亂跟風造成的白痴產物XD
因為自己笑的很嗨所以來虐待一下...咳,跟大家分享

 

那麼,請保持平和的心境觀賞,這裡不接受蕃茄跟雞蛋的投遞服務喔(燦笑)

 

 

 

[亂跟風]
試著在句子中間全部加上「在床上」一詞 ...

 


「不過,似乎有在床上合體的數量限制?」嘴角勾起了幾乎無法察覺的弧度,薩陸陸看戲似的盯著....

 

「哼哼哼,敢在床上對我做出這種事是要付出代價的……」

 

「沒有出手是因為……我相信你在床上的能力。」

 


最後,徹底擊沉我的段落:

 

不知道為什麼,伊歐總覺得對方的眼中帶著笑意,讓他忍不住抱怨道「我才不是菜麻雀……」

 

「喔?」薩陸陸轉頭,給跟著他從屋頂躍下的伊歐一個挑釁的眼神,「那就在床上證明給我看吧!」

 

 

 

........煩死了根本有病(笑滾)

 

 

 

以上,交棒給骰子君~(光速逃逸

 

創作者介紹

今天神做莊

銅板骰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銅板骰子
  • 銅板君超糟糕的!
    在床上神馬的......

    可惡我也好想玩啊!

    by.骰子
  • 3000
  • 那就在床上證明給我看XDDDDDDDDDDDDDDDDDD(倒)
  • 銅板
  • 骰子快跟風XDDDDDDD



    我覺得這段台詞的經典度讓我想把它變正文(不要嚇跑讀者##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