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節、 不可質疑你的前輩

 (銅板)

 

 

    在落地的瞬間,兩人聽見在地面的變形怪群發出了噗喔喔的叫聲,快速滑動著包圍了兩人,牠們扭動的姿態在兩人眼裡是十足的挑釁……或許只對伊歐而言?

    「啊啊,就算沒有五官看起來還是好欠揍……」伊歐隨口抱怨,幾道風刃劈進了怪群之中。

 

    擁有風屬性托爾斯的伊歐能操縱風作為攻擊和防禦的手段,他的托爾斯是一只鑲著綠色寶石的銀色寬戒指,寶石兩邊都刻有羽毛的花紋。為了避免妨礙手臂與翅膀間的轉換,鳥人族一般而言不會在手部佩帶任何的裝飾,所以伊歐將它穿上鍊子,作為墜子掛在脖子上。

 

    此刻隨著他的動作,胸前的戒指一閃一閃的發亮著,一道道的風刃砸進了怪群之中,沒多久,兩棟建築物之間的空地就佈滿了變形怪的殘骸。

    這種高密度的攻擊沒有持續太久,伊歐便驚訝的發現變形怪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再生,殘骸與殘骸間相互吸引靠近,漸漸的便又回到一開始的大小。恢復原狀的變形怪不知道是憤怒還是得意的發出了噗喔噗喔的聲響。

 

 

    這些變形怪沒什麼攻擊力,但一被纏上就很難甩脫,在一旁虎視眈眈的其他變形怪也會趁機撲上。雖然身型相對嬌小,無法將兩人直接吞噬,但悶死個人什麼的還是做得到的。更令情勢雪上加霜的是,這些變形怪不管遭到什麼樣的破壞都會不斷的再生,彷彿不知疲倦似的再朝兩人撲上。再這樣下去,兩人體力耗盡也是遲早的事。

 

    用伊歐的話來說,這種情況叫做「哇啊啊這種攻擊方式真是太變態了拜託你們這群噁心的果凍不要靠近我我才不要這麼搞笑的死法啊啊啊啊!」

 

    用薩陸陸的話來說,這種情況叫做……對不起面對這種情況他不想說話。

 

 

    「呃這……」伊歐一時間有些拿不定主意,是否要繼續攻擊,略一分神,差點被一隻變形怪趁虛撲上,好在薩陸陸及時的把人扯開,讓伊歐免於再次陷入怪群的悲劇。

 

    「不要停下,繼續攻擊。」順手拉開發楞中的伊歐,薩陸陸平時總散發著懶散氣息的褐眸閃過一瞬的凌厲。左手覆上綁在腿側的皮套,在心中默念著「抽牌」。

 

    一張背面有著藍色花紋的撲克牌憑空出現在他的右手上──是一張黑桃七──心念轉動間,抽出的牌便化為七把一模一樣的黑色短劍懸浮在身體四周。

 

    短劍只有手掌大小,劍身的表面刻著繁複華麗的花紋,花紋中隱隱流轉著銀色的流光,劍體跟劍柄的部分看起來像是由某種晶體所構成的,雖然全是黑色,卻在移動間反射著陽光,晶晶亮亮的十分好看。

 

    比起武器,這些短劍更像是作工精巧的藝術品。不但從劍上感覺不出屬於兵器的冷煞,甚至連劍的主人都沒有顯現出應有的威勢,從神情到站姿,都隨性輕鬆的像是來踏青郊遊,而非被困在重重的怪群之中。

 

    縱使如此,短劍的攻擊的狠辣程度仍是一分也沒有減少。橫劈、直砍、貫穿、剁碎,四個動作幾乎同時完成,七支短劍在一瞬間就將撲向兩人的四隻變形怪以不同的方式料理乾淨。

 

 

    比起一般生物,魔物的防禦力及再生能力都要好得多,這也是以普通武器攻擊時,看起來總是無效的主因──本身的攻擊難以對魔物造成致命性的傷害,就算好不容易傷到了魔物,也會在魔物強大的恢復力下讓一切看起來像什麼都沒發生過。

 

    但換成托爾斯就不一樣了。

 

    托爾斯天生就是魔物的剋星──畢竟打從一開始,托爾斯就是為了對抗魔物而誕生的──除了自身帶有足以破除魔物防禦的強大攻擊力外,托爾斯上所附有的神之力在某種程度上甚至可以抑制魔物的力量,也就是抑制住了魔物的恢復能力。

    是以在托爾斯的攻擊之下,一般的魔物是不可能還保有這麼強大的恢復能力的──除非,所有的攻擊都並未對魔物造成「真正」的傷害。

 

    看準了這一點,薩陸陸讓七支短劍分別做出了不同的攻勢,為的就是找出真正能對變形怪造成傷害的方法。

    從容的閃過一隻朝自己撲過來的變形怪,薩陸陸掃視著自己的成果:被砍成兩半的那兩隻變形怪很快的就恢復原狀,還一蹦一跳的朝自己奔來,被貫穿和剁碎的兩隻卻遲遲沒有動靜。

 

    心念一動,七支小劍同時飛出,從變形怪的身體中心穿過,又再度回到薩陸陸身邊警戒的飛舞著。

 

    但這次運氣似乎沒那麼好了,被短劍貫穿的變形怪只有三隻就此失去了活動能力,另外四隻不一會就活蹦亂跳了。

 

    「嘖。」果然沒這麼容易。

    在心裡啐了一句,薩陸陸認命的開始進行其他嘗試。

 

 

    另一方面,接到了「不要停止攻擊」的指示的伊歐在清空了一批變形怪後,趁著變形怪復原的空檔看向了薩陸陸。

 

    雖然搭檔時間不長,但伊歐對薩陸陸脾氣和習慣還是有一定的了解。

 

    薩陸陸絕對不會做無意義的舉動。

 

    至少,在伊歐看到的部份是如此。

    雖然偶爾會戲弄他,但這位個性有點懶散的前輩,在任務中的表現一向都是很可靠的。

 

    就像現在,雖然他看不出來薩陸陸的舉動有什麼含意,但他相信這一定對解決眼前的僵局有幫助的……應該啦……

 

 

    此刻伊歐所看到的景象或許可以用屍橫遍野來形容,但說實話,他覺得「汁水淋漓」也許更適合眼前的情況。

    七把短劍圍繞著主人在空中靈活的翻飛著,所有撲上薩陸陸的變形怪都在一瞬間被切成不同大小的碎塊落在地上。
    地面上充滿著黏液和碎塊,有些還在蠕動著,等待著又一次的復原。場面有些噁心,但在畫面中心的主角卻不甚在意,甚至好整以暇的蹲在地上,和一隻小變形怪大眼瞪……瞪著他推測應該是眼睛的位置,還不時伸手戳戳變形怪。
    被逗弄的變形怪彷彿感到害羞似的扭扭身體,發出了噗喔噗喔的聲響。

    「薩哥……」伊歐艱難地吐出了帶著顫音的話語「你是在玩嗎?」

 

    被問的對象微一挑眉,一把短劍抽空飛了過來用劍柄敲了伊歐的頭一下。

 

    「嗚……」吃痛的摀著頭,伊歐神色間不無委屈「真的很像嘛……」

    薩陸陸沉默的望著伊歐沒有說話,但眼神裡的訊息很明確:「我又不是你。」

 

    「噫!」想反駁但又無從回應起的伊歐癟嘴,哀怨了看了又轉過頭去跟變形怪「深情對望」的薩陸陸一眼。

 

     正當伊歐收起躲到角落劃圈圈的心情,準備乖乖的繼續回到工作崗位上跟看起來永無止境的變形怪群搏鬥時,薩陸陸突然以極快的速度伸手穿進了那隻變形怪的身體中心,待他的手抽回,一塊沾著變形怪黏液,大約有拳頭大小的螢光綠色的石頭出現在他掌中。

 

    幾乎同時,來不及反應過來的變形怪在被奪走石頭後像是突然失去支撐一般,崩解在原地,滿地的黏液似乎都想朝著那塊石頭聚攏般的蠕動著靠近。

 

    找到了。

    嘴角勾起了幾不可見的弧度,薩陸陸將手中的石頭輕輕往上一拋。

 

    霎時間,石頭被短劍分解成碎塊落在地面,黏液的騷動也平息了下來。薩陸陸不在意的甩甩手,將手上的黏液甩掉。

 

    伊歐愣愣看著自己的手,猶豫著要不要也給身旁的變形怪來那麼一下。

 

 

    「……還是好噁心啊!」發出了一聲小小的哀嚎,伊歐伸出的手又收了回去。   

 

    同時,一把短劍突然劃過眼前,穿透過一隻變形怪的身體。順著短劍的來向,伊歐跟薩陸陸對上了視線。

    淡淡的瞥了伊歐一眼,薩陸陸隨即轉開目光,專心的用短劍展開攻擊,轉瞬間又清空了一大片變形怪──這次怪群再也沒有復原的機會了。

 

    雖然薩陸陸沒有說話,但伊歐讀懂了他的眼神的涵義──不複雜,只有短短三個字:「菜麻雀」。

    伊歐瞬間覺得自己胸口中了一箭,強烈的不甘心感溢滿心中。

    「可惡,一定要讓薩哥把話收回去……」喃喃的叨念著,伊歐學著薩陸陸的動作,將被他控制成錐狀的幾道風刃瞄準變形怪的核心劈出。

 

------------------

 

耶~又是我~以崩壞自己家孩子為己任的銅板(喂喂

 

大家在看完上一章可(ㄅㄠˋ)愛(ㄌㄧˋ)的小妖精帥氣的制(ㄑㄧ)裁(ㄈㄨˋ)完變形怪後,
是不是已經完全忘記了還有兩個進度很慢的沒用傢伙呢?(笑)

 

忘了也沒關係,因為我也忘了(去死)

 


所以、為了增加大家的記憶點,
讓大家在一個月後還可以對他們有印象(對不起我們的貼文間隔好長XD)
以下附上本節的NG小片段
相信透過歡樂的方式一定可以幫助大家記憶劇情的(你給我走正道啊##

 

 

 


雖然薩陸陸沒有說話,但伊歐讀懂了他的眼神──不複雜,只有短短三個字:「菜麻雀」。

 

伊歐瞬間覺得自己膝蓋中了一箭。

 

(場外) 工作人員表示:唉呀不好意思射歪了(搔臉)

 

 

 

耶 交棒骰子~(射箭(?

 

創作者介紹

今天神做莊

銅板骰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3000
  • 薩陸陸的招式好讚!!!!!!!!!!!!!!!
    (不過"抽牌"瞬間讓我亞圖姆了一下XDDDDDD)
  • 銅板
  • 哈哈 果然大家都想到亞圖姆了XDDDD
    骰子第一次看的時候也這麼說XDDDDDDDDDDDDDD

    沒關係反正亞圖姆帥帥的(你確定?
  • 每次看到這段腦袋裡就會響起抽排的配樂......

      BY.骰子

    銅板骰子 於 2013/06/12 21:42 回覆

  • 銅板
  • 不忍說我也會想到亞圖姆ㄉㄉ的中配XD 但配樂我忘了XDDD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