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節、比大小什麼的最幼稚了

(骰子)

 

*聲明:

  各位不好意思,由於某些技術上的失誤,所以這節其實是第七節的後半段。QQ

 

  原本就打算這樣編排,可是上一次更文實在是很神經大條地直接把第七節跟第九節歡樂樂貼上去,然後還到這週要更文時才發現。orz

 

  跟銅板討論過之後,決定還是維持原本的編排方式,把第七節前後拆開,不過為了顧慮到辛勤追連載的朋友們的權益,這週會由銅板的第十節po出替代,真的十分不好意思,為了補償大家我會認真趕文的!QAQQQQ(?)

 

 

*

 

 

  「咳、咳……」

 

  塵煙瀰漫,樹林中的禽鳥驚嚇飛起,紛紛向四處逃散,方才發出的巨響仍一聲聲迴盪於天際之間。

 

  瑞吉恩遮住口鼻,用力拍動翅翼將漫飛的塵土吹散。

 

  「這次她真的很生氣啊……」

 

  喃喃出聲,他望著坍塌的洞窟,不知該替這誇張的畫面下什麼評語。即便魔物本就是該消滅的異類,他還是忍不住同情起他來。

 

  「主神慈悲。千錯萬錯,就是不該惹上夏蘿。」

 

  嘆息似的話語溢出唇邊,半空之中的瑞吉恩無奈地閉上雙眼,彷彿在替那隻變形怪做最後的哀悼。

 

  當再度睜開眼時,他的神情已不帶任何憐憫。清綠色的眼眸再度看向不復原形的事發現場。

 

  原本就不大的洞窟山體幾乎全數崩落,山頂的部分向下凹陷,變成兩座緊鄰的小山丘,位於中央的洞口也被填平為只有一個人類高的凹壑,些許小塊的土石正自上頭滾落而下。

 

  先前圍繞在外助威吶喊的變形怪,瞬間變得潰不成軍,紛紛相互推擠、四處逃逸。失去首領的魔物,如今已徹底忘卻「團結」與「組織」為何物,成為各自逃命的散沙。

 

  無視倉皇逃跑的變形怪,瑞吉恩降低飛行高度,於塌陷的入口處著地。深吸一口氣,帶中氣的響亮聲音大聲疾呼。

 

  「夏蘿!妳還好嗎?需不需要我從外面幫妳?」

 

  回應他的,是一連串土石的小幅震動。

 

  一陣短暫寂靜後,卡在碎石之間的大塊岩石突然被人用力踹開,上方土塊隨之迅速陷落,又造成了另一個小型的坍方。於此同時,一道不同於石塊色澤的小巧的身影在剎那間彈飛出來。

 

  「不需要。我自己造成的破壞,就有辦法自己活著出來。」

 

  奮力甩落一身塵土,有著四瓣薄翼的少女伸展四肢確認了下自身衣物的破損程度,然後皺起眉頭,甚感煩躁似地甩了甩右手臂。

 

  細嫩的皮膚上滿是擦傷和瘀痕,看來在剛才的坍方中,她就是用這條手臂阻擋落石保命的。

 

  「還好沒受什麼嚴重的傷,不過為了安全起見,等等還是做個詳細點的檢查吧。」

 

  瑞吉恩再度拾起笑容向夏蘿如此建議,柔和的話語滲入放鬆後的輕快。就算知道夏蘿的體質較不易受到外傷,他還是覺得不管什麼事都應該要提防萬一才好。

 

  畢竟主神的試煉是無時無刻都會展開的。

 

  「不需要。我說你……」

 

  碰──

 

  爆破般的巨響打斷剛出口的話語,身子猛地一震,夏蘿睜大雙眼,扭頭轉向聲音來源。

 

  他們身後堆疊成山的土石被硬生生撞出一個破洞,一條巨大的觸手自窟窿中伸出,緩緩將身軀自崩塌的殘骸中抽拉出來。

 

  露出半截身子的巨大變形怪左右扯動,掙扎著自剩餘的石堆中攀爬而出,沾滿碎石塊的綠色黏液咕嘟嘟冒著泡,已然伸出的觸手一掃揮開所有阻擋他去路的障礙物。

 

  「噗吼吼吼吼吼吼吼──」

 

  如雷的巨吼響徹天際,強大的聲波剎時席捲整座森林,宛如能撼動大地的巨浪。

 

  夏蘿和瑞吉恩一時之間只能反射性捂住耳朵。

 

  「噗喔喔!」、「噗喔喔喔喔──」

 

  回應首領的呼喚,四周頓時響起大片魔物的叫聲,無數隻變形怪自四面八方圍攏而來,以巨大變形怪為中心,一隻隻栽入那團巨大黏液中,與其融為一體。

 

  一隻又一隻,無視身旁啞然觀看的二人,頭也不回的鑽入、融合、鑽入、融合,變形怪首領也在同伴的支援下逐漸拉長了身影。

 

  「喔喔、居然還可以再變大啊……」

 

  夏蘿一手插腰,一手遮在眼睛上方,透過逐漸昏黃的陽光靜觀持續膨脹成長的變形怪。一臉嘆為觀止的神態不帶有絲毫緊張感。

 

  「這還真是壯觀呢。啊,它好像還在變大。」

 

  瑞吉恩也一反常態地跟著輕鬆附和,明亮的雙眼充滿了讚嘆的意味,好像正在觀看世界名景一般。

 

 

 

  自遠處趕來的小變形怪依舊絡繹不絕地栽入首領的黏液之中,到現在已經數不清究竟有幾百隻、幾千隻。

 

  看來它似乎是將整座城鎮的變形怪都召喚回來了。

 

  「夏蘿……」

 

  舉起手,夏蘿直截了當地打斷他的發言。

 

  「不用你出手,乖乖看著就行了。跟這群果凍的恩怨我要一個人親手了結。」

 

  「不……我只是想說,如果破壞再繼續增加我們就真的無法收拾了……」

 

  瑞吉恩搔了搔臉露出苦笑。雖然只要是消滅魔物,大部分居民對於些許戰鬥的破壞都會睜一隻眼閉隻一眼,但他們如今已經摧毀一條對外道路和一座小山丘了……

 

  「嘖……」

 

  想到可能收到好幾位數的求償單,夏蘿感到棘手地皺起眉頭,思索了一下,反手抽出她身後的銀色蛋糕叉。

 

  銀製的叉子染上夕陽橘紅的色彩,在夏蘿手中隱隱發出淡色的光芒。

 

  在一般人眼中,這只不過是根刻有細緻花紋的蛋糕叉罷了,但對夏蘿而言,它的意義絕不僅於此。

 

 

 

  巨大變形怪已經成長至好幾層樓高的體型,盛載不住重量的黏液啪答啪答掉落地面,過於龐大的身軀幾乎遮住了半個天空。

 

  「嗚吼吼吼吼吼吼……」

 

  陰笑一般,巨大變形怪緩緩朝夏蘿伸出觸手,發出低沉的叫聲。現在光憑他伸出的那根觸手,就能輕鬆踏毀一棟平凡人家的小房舍。

 

  「真不懂,為什麼大家總認為大就是強呢?」

 

  無視那團迫近的黏液,夏蘿將叉子在手上反轉一圈,無奈地搖搖頭。

 

  「變這麼大也就只能把人悶死在下面吧?」

 

  誇張地嘆了口氣,雙腳同一時間蓄力一蹬,小巧的身影瞬間如疾風向前飛去。叉子的尖端在高速中閃著金光,銳利得似乎能刺穿一切。

 

  面對來勢洶洶的妖精,變形怪迅速伸出數條觸手阻擋她的攻勢,厚實的觸手猶如一棵棵千年老樹粗,要是被捕捉到了,絕對無法像先前一般輕易脫身。

 

  但是夏蘿不閃不躲,依舊豎起銀叉直直朝變形怪衝刺過去。眼神堅定,甚至帶著一絲興致勃勃的色彩。

 

  「噗唔唔唔唔唔!」

 

  交會的一瞬間,叉子與觸手之間迸出了一道強烈的炫光,變形怪大聲吼叫,扭動身體試圖躲避。

 

  然後白光擴大,支配了視線的一切。

 

 

 

  ……

 

  一陣靜默,橘紅色彩的陽光依舊灑落在多格雷爾村北部的小山丘之上,沒有慘叫聲、沒有撞擊聲,也沒有重物落地的聲響。

 

  安安靜靜,彷彿突然被人切斷了音響。

 

  變形怪緊縮著身體,打從他確定自己沒有捕捉到妖精身影的那一刻起,他就認為他接下來一定會被殲滅。

 

  一秒、兩秒,幾秒鐘的時間過去了,想像中的疼痛卻始終沒有襲來。

 

  變形怪試探性蠕動了一下,畏畏地探出頭來。然而在看清眼前情境後,他很快又再陷入僵硬之中。

 

  「這樣看起來,它其實也滿可愛的呢。」

 

  一道巨大的陰影自他頭頂兜攏而下,身負白翼的天使青年蹲坐下來,用手指輕輕戳弄變形怪的身體,溫和帶笑的清秀面容似乎比平時更加愉悅。

 

  「瑞吉恩,你的眼光真的很奇怪。」

 

  妖精少女冷冷瞥了他一眼,然後目光轉移,緊緊鎖定在縮水無數倍的變形怪身上。

 

  「唉,雖說大小不重要,可是一個東西突然在眼前變大了好幾百倍,果然還是讓人不太高興啊。」

 

  聳聳肩,夏蘿對著變形怪解釋的神情是如此地理所當然,紫羅蘭色的眼睛無辜地眨了眨。

 

  「說實話其實小一點也沒什麼不好的嘛,你看,像這樣子──」

 

  揚起親切的笑容,夏蘿拎起武器,輕鬆翻轉,叉子尖端就這麼順勢突刺進去。

 

  趴嘰──

 

  銀色蛋糕叉沒入變形怪縮小的身軀中。

 

  「一點都不痛呢!」

 

  綠色螢光在夕陽下隨風飛散,夏蘿的笑容燦爛耀眼,猶如懸掛在天邊的那顆火紅太陽。

 

  多格雷爾村最後一隻變形怪,確定殲滅。

 

 

 

大家好!又來到了隔週PO文時間!

不忍說這篇充分顯示了小妖精的暴力天性,連我自己寫著寫著也隱隱不忍了起來。(遮臉)

變形怪實在太可憐了!想想他要多麼努力才能長到這麼大隻啊!

首先要拼命吃東西、躲避獵人的追擊、在同類中建立權威……

魔物也有魔物權啊!

 

好……沒事,只是該該一下。

 

然後天使根本是個控小東西的變態啊!XDDDD

該不會所有的東西只要縮小他都會覺得很可愛吧?()

好吧,這也是一個有待商榷的特性,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銅板銅板換你啦!XDDD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今天神做莊

銅板骰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