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聲之一、黃昏的妖精

 

 

  綴有雲彩裝飾的紅色天際線之下,兩道大小不一的身影一邊前行,一邊嬉鬧。笑聲在原野間迴盪,讓夾雜著青草香的輕風陣陣吹送至遠方。

 

  ──這才是最適合當做尾聲的結局!主神的安排果然難以捉摸。

 

  瑞吉恩滿足地頷了頷首,雙手插腰,轉頭凝睇逐漸隱沒於山巒之間的赤紅落日。

 

  一天,眼看就要跟著結束了。

 

 

 

  ……

 

  凝睇落日的綠色眼眸流光回轉,金髮天使看向妖精少女的神情滿是溫和善意。

 

  「我們一起回報任務吧!」笑容再度咧開。

 

  「想都別想!」

 

  連同落日西下,小巧的身影一溜煙奔竄而去,一併消失於瑞吉恩的視線內。

 

  遺留下來的話語如同珠串跌落在他的身畔,隨即被失了光芒的黑暗吞沒。

 

  瑞吉恩仍舊維持著方才含笑凝視的動作望著徒留空氣的原處。

 

 

 

  可惜真正的尾聲其實是這個樣子的。

 

 

 

 

尾聲之二、歸巢的鴿子

 

 

    小菜鳥的狀況很不尋常。

 

    自從昨晚回到村子後,伊歐就一直呈現一個魂不守舍的樣子。一下若有所思,一下情緒低落,一下又有點亢奮的問東問西,還不時的傻笑,簡直是……

 

    有病。

    薩陸陸在心裡下了註解。

 

 

    原本薩陸陸是不想管他的,但伊歐時不時的嘆息和偷笑聲實在是太吵了,讓人想忽略也難。更麻煩的是,從昨晚開始,伊歐就不斷的拿奇怪的問題來煩他,讓他開始有些擔心是不是因為自己強制結束任務把這隻菜鳥嚇到腦袋壞掉了……不過,擔心歸擔心,薩陸陸覺得自己實在沒什麼好感到抱歉的。

 

    不管怎麼說,任務的確是結束了。

 

    以當時的情況,就算追上去了,也不能保證真能把「所有的」變形怪都消滅,就算真的消滅了,也不代表從此多格雷爾村就再也不會有魔物的侵擾。

 

    何況,比起貿然的追上變形怪群,去嘗試不知道能不能成功的剿滅任務,確認村民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事。

 

    所以,在跟村長匯報完情況後,兩人便到村莊各處巡視,看看村民的情況以及確認村莊中是否還有殘餘的變形怪。

    但結果一如所料,村子裡空蕩蕩的什麼也沒有。幾個受困的居民也在兩人的護送下先回到村子中心的辦事處進行安置,準備等隔天早上再回到家中收拾殘局。

 

    在這種不安定的情況下,擁有獵人身分的兩人無疑是安定民心的最佳素材,也因此,兩人在村長的大力邀請下,在多格雷爾村留宿了一晚。

 

 

    不得不說,這個晚上對薩陸陸而言根本是災難。

 

    從一句「薩哥你知道嗎?這次是我第一次從奧冥亞大姊手上接到指派任務耶!」開始,伊歐幾乎整晚不停的反覆的問他諸如:「任務這樣真的沒關係嗎?奧冥亞大姊會不會生氣啊?」「我們要怎麼解釋撤退的原因啊?奧冥亞大姊會不會……」「薩哥為什麼你看起來這麼篤定變形怪不會回來了呢?」等等的問題。

 

    一開始薩陸陸還應付的敷延幾句了事,到後來,薩陸陸聽到的只剩下「薩哥你覺得……」「奧冥亞大姊說……」後面的話語幾乎在他眼前具象成一片「*#@%&^$@ˇ#%+&#」似的亂碼,耳畔彷彿有幾千隻小麻雀在吵嚷,不、一隻就很夠了,幾千隻肯定就世界末日了吧……

 

 

    忍無可忍,無須再忍。

    伊歐的碎碎念最終結束在耐心到達極限的薩陸陸扔過去的一個枕頭。

 

    在薩陸陸看來,伊歐的擔心完全是不必要的。

 

    公會一向給予獵人極高的自主權,並不會過多的干預獵人對任務作法的判斷,頂多就是在造成公共設施的破壞時會被要求寫檢討書或是做出賠償而已。

    在一般的情況下,公會在意的只有任務的結果。除非是失敗的任務,否則完全不用對過程做出任何的解說。這次的任務雖然狀況有點特殊,但並不算是一個失敗任務,基本上不會受到多餘的關心。

    ──更別說,那位被伊歐不時掛在嘴上的惡魔負責人有沒有空閒親自來聽任務回報都是個問題。

 

 

 

    所以說、這隻小菜鳥真的是腦袋撞壞了吧?

 

    伊歐的怪異狀況在早上告別村長後提升到了一個極致──和昨天的吵鬧相反,伊歐變得極度的安靜,看起來有些魂不守舍,還帶著一點焦躁不安。

   

    如果被路人看到應該會覺得他是正要去出任務而不是要去回報任務吧……啊,不過天上也不會有什麼「路人」就是了……

    薩陸陸在腦中不著邊際的想著,同時降落在公會的門口。正要進門,卻發現伊歐停在原地,有點猶豫的不敢踏入。

 

    對照昨晚伊歐的言論──雖然薩陸陸其實沒有很認真聽──薩陸陸覺得、不,他肯定這隻小菜鳥對那位惡魔負責人絕對是反應過度了。

    不但三句不離他口中的「奧冥亞大姊」,還異常在意她對任務的評價,這種「症狀」薩陸陸曾經在不少的公會獵人身上看到過,而造成這種症狀的原因,總歸一句就是:被整怕了。

 

 

    不知道奧冥亞那女人對這隻菜麻雀到底做了什麼……

 

    縱使不是自願,但自己畢竟跟這隻菜麻雀馬馬虎虎的合作了快三個月,他心結不解開的話也會有點麻煩吧!

    在心裡想了一個理由說服自己,薩陸陸立刻開口滿足自己的好奇心。(當然,他絕對不會承認自己其實是有點關心這隻麻煩的小菜鳥。)

 

    「欸,你到底對奧冥亞……呃!」

    看到伊歐的表情,還沒完成的問句頓時嚥了回去。

    --聽到了關鍵字的伊歐,臉上露出了幾乎可以稱作「嬌羞」的表情,周圍彷彿飄出了無數粉紅色氣泡。

 

    一瞬間,薩陸陸明白了,薩陸陸無語了,薩陸陸決定再也不管某隻正在呼喚春天的麻雀了。

    在心裡把多管閒事的自己鞭笞了一萬遍──呃,太多遍了有點累還是兩遍就好──拋下了一句:「你自己去交任務。」薩陸陸轉頭就走。

 

    「咦?嗚啊啊啊~薩哥你不要丟下我啦~~陪我一起進去嘛嗚嗚嗚……」

 

    無視內心很粉紅卻沒有勇氣自己面對心上人的伊歐在身後呼天搶地的哀嚎,薩陸陸認真的考慮起今晚的菜色。

 

 

 

 

噗嗚嗚嗚嗚嗚嗚!對不起!QAQQQQQQQ

我忘記了我忘記了我忘記了!我星期六的時候忘記PO文了啊啊啊!

銅板一出國玩兒之後我就像失憶一樣什麼都忘了,明明他出去之前還有提醒我的說。QQ

最後是銅板回國之後跟他聊一個晚上(而且聊天內容還扯到合文),腦袋沾上床的一瞬間才想起來……

我說銅板啊,你根本是我的腦袋吧,你回來了我才有記憶力可言……(不要牽拖#)

 

咳嗯,總之吵吵鬧鬧的第一章也就到此結束啦!

不過小妖精跟鴿子的歡樂樂冒險才剛開始而已,之後我們還是會繼續努力寫出他們的故事的!>ˇ<

那麼最後,就讓我們用以前惡搞亂寫的小河馬當作結尾,跟第一章有劇情相吻合的部分唷。XDDDDD

 

(原作請上網搜尋小河馬(x))


 

 

*

 

 

妖精版

 

小妖精有支小叉子。

她愛那支小叉子,他們總是形影不離,一同在他們的小小世界裡嘻笑玩鬧。

有一天,一隻變形怪把小叉子偷走了。

小妖精很傷心,但是她決定要勇敢振作。

於是隔天,她越過了小山丘……

……經過了小村落……

……飛進了小洞窟……

然後一叉捅死了那個小婊子。

誰都別想來惹他媽的小妖精。

誰都別想。

 

 

 

天使版

 

小天使有隻小妖精。

他愛那隻小妖精,他們總是形影不離,一同在他們的小小世界裡嘻笑玩鬧。

有一天,一隻變形怪把小妖精偷走了。

小天使很傷心,但是他決定要勇敢振作。

於是隔天,他越過了小山丘……

……經過了小村落……

……飛進了小洞窟……

然後看見小妖精一叉捅死了那個小婊子。

誰都別想來惹他媽的小妖精。

誰都別想。

 

 

 

鴿子版

 

小鴿子有隻小麻雀。
他愛那隻小麻雀,他們總是形影不離,一同在他們的小小世界裡嘻笑玩鬧。
有一天,一隻變形怪把小麻雀偷走了。
小鴿子很傷心,但是他決定……還是算了。

 

(後續)

麻雀:誰都別想來惹他媽的小麻雀嗚嗚嗚嗚……

創作者介紹

今天神做莊

銅板骰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銅板
  • \誰都別來惹他媽的小麻雀/(幹麻
  • 小麻雀不要哭WWWWWWWW

    銅板骰子 於 2013/07/24 02:12 回覆

  • 3000
  • 還是算了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倒地)
  • 銅板
  • 懶惰是美德(?)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