噹噹,

問卷的第五題來囉~~

 

題目:5.那麼,來模仿著寫一段吧!也可以用自己的文風重寫搭檔的文

上次由我開始、這次就從骰子君的開始貼吧(不懷好意笑)(想幹麻##

 

骰子:

 

改寫場景:《Cross Story》第一章、第八節

 

 

 

 

  「不要停下,繼續攻擊。」

 

 

 

  一把拉開差點遭受襲擊的後輩,薩陸陸眼神一凜,以平時絕見不到的氣勢一手覆上腿側的皮套。

 

 

 

  「抽牌。」

 

 

 

  話音落下,一張白底藍紋的撲克牌憑空於右手浮現。

 

 

 

  ──黑桃七嗎。

 

 

 

  視線自牌面上轉移,於此同時,手中的紙牌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七支黑色短劍自空中現形,如同守護主人的獸類,靜靜圍繞於薩陸陸周身。

 

 

 

  成功召喚出武器的鳥人族少年此時又恢復為平時慵懶至上的姿態,就算是被重重魔物包圍著,也只是毫無幹勁地隨意站立,半張的橘褐色眼眸彷彿隨時都有可能閉上。

 

 

 

  然而,他召喚出的短劍卻如同對比一般,在魔物湧上的瞬間毫無破綻地進攻、防守,即便身為主人的薩陸陸仍在原地放空似地站著,他身邊仍漸漸清出一塊乾淨的空間。

 

 

 

  「嘖。」

 

 

 

  斜眼觀看剛剛才被劈砍成一半的變形怪又再度完好無缺地集結起來,薩陸陸不禁感到麻煩地撓了撓頭髮。

 

 

 

  劈砍──好像沒什麼用。

 

 

 

  貫穿──七分之三的機率吧。

 

 

 

  剁碎──幾乎百分之百成功,可是太沒效率了。

 

 

 

  以心念指揮著七把短劍,薩陸陸不屈不撓地進行各種嘗試。

 

 

 

 

 

 

 

  「那個、薩哥……你是在、呃,玩嗎?」

 

 

 

  尚未變聲的聲線自身旁顫抖傳來,薩陸陸在心中比先前都更是響亮地「嘖」了一聲。

 

 

 

  僅僅挑眉而未給予回應的薩陸陸抽空自七支短劍中分出一支,停在那隻不專心消滅魔物的小菜麻雀頭上,然後不輕不重地敲了一記。

 

 

 

  「嗚……真的很像嘛……」摀著頭小聲抗議的伊歐似乎還想反駁什麼,但在對上薩陸陸那雙平靜的眼眸後便硬生生吞了回去。

 

 

 

  收回視線的薩陸陸無視伊歐投來的哀怨眼神,繼續專心於眼前變形怪的「測試」上。

 

 

 

  也難怪那隻小菜麻雀會誤會,畢竟現下的場景,該怎麼說,是真的有點像是那個什麼,「調戲」良家婦女?

 

 

 

  薩陸陸不露痕跡地這麼想著。雖然他手邊正在戳弄的不是良家,更不是婦女。

 

 

 

  一身綠色黏液的變形怪嬌羞地扭動著,明明是綠色的身體,卻在靠近中間的部分泛著紅暈,欲拒還迎似地左右蠕動,身體似乎還開始發熱冒泡。

 

 

 

  ──好像很開心啊。

 

 

 

  就算是自己一手造成如此容易讓人誤會的情景,薩陸陸依舊面無表情,持續維持蹲坐的動作,與眼前的變形怪進行所謂「深情對望」與「老爺不要,夫人在看」的行為。

 

 

 

  突然,薩陸陸雙眼一瞇,幾乎只是一眨眼的事,原本還在輕輕戳弄黏液的手極為迅速地插入變形怪身體中。

 

 

 

  連伊歐在心中爆喊出的那句「襲胸!」都還沒成形,遭到突擊的變形怪便瞬間脫力化為一片泥濘,剩餘的黏液則掙扎著想要往某一處靠近。

 

 

 

  薩陸陸拍拍褲子站起身,唇邊露出若有似無的笑容。

 

 

 

  ──找到了。

 

 

 

  晃了晃本不存在於手中的綠色石頭,確認完黏液確實是朝石頭的方向靠攏過來後,隨性向上一拋,「唰──」遭黑色利刃輕易分解的綠色結晶化為粉末,自空中輕輕散落。而本來還意欲掙扎的黏液則從此再也沒有了動作。

 

 

 

  「啊──」

 

 

 

  沉默望向一臉驚愕,視線還在自己手掌和變形怪之間游移的伊歐,薩陸陸再度面無表情的轉過頭去,同時一把短劍俐落貫穿距離伊歐最近的一隻變形怪。這次,毫無失誤地消滅了它。

 

 

 

  表情頓時扭曲了一下,伊歐明白方才薩陸陸那一瞥所隱含的意義。

 

 

 

  「菜麻雀。」

 

 

 

  彷彿可以清楚聽見這句雖簡短但卻鞭辟入裡的嘲諷。

 

 

 

  「可惡……」賭氣似地鼓起臉,伊毆於掌中運起數道風壓,學薩陸陸的動作朝變形怪的核心劈砍過去。

 

 

 

  「我一定要讓薩哥把話收回去!」

 

 

 

  公會獵人的反擊,正式開始。

 

 

 

 

 

 

 

喔喔喔!總算解決掉這題了!超愉悅!

 

糾結好久,我發現其實我超不會改寫別人的文。(哭)

 

*鴿子的「抽牌」我一直很想改寫成遊戲王的場景,可是惡搞是銅板的本業我不能跟他搶。

 

*因為太崩潰於是無視很多原作既有設定,還擅自加油添醋了很多東西,請原諒我。(土下坐)

 

*盡量維持了原作的對話,因為我懶得想。

 

*很擔心把鴿子寫得太懶散而被告。

 

*歡樂樂跳過了解釋設定的部分,相信聰慧的大家應該有發現每次世界觀設定解釋都是銅板在寫而不是我。(喂)

 

*鴿子的話太少、內心劇場太多,以致於這次破折號晉升成為主角。

 

*呀哈哈問卷終於結束了!我沒有欠債了!(灑花)

 

 

銅板:

 

讓辭彙量少的可憐的我模仿骰子的華麗文風根本謀殺XDDDDD

 

我決定選第二條路XD

 

重寫的片段就決定是合文章一第二節天使大大初出場的段落吧XDDD

 

 

 

那麼,請有角色會非常OOC的心理準備(拿著鍋蓋緩緩退後)

 

 

 

 

 

    「瑞吉恩!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看見了來人,夏蘿慌亂了,一雙大大的紫羅蘭色眼眸中盈滿了失措與無助──她不要見他,至少,不要在此刻見到他。

 

 

 

    有別於夏蘿的慌亂,瑞吉恩卻是儒雅一笑,用溫潤如水的嗓音輕輕的說道:「能在茫茫怪海之中,在這裡,遇見一個這麼美好的妳,一切都是伊克利主神的旨意啊!既然命運安排了我們的相遇,是不是就代表著我能與妳創造出專屬於我們的奇蹟呢?」

 

 

 

    「沒有奇蹟!什麼都沒有!」夏蘿抗拒的說道,她討厭瑞吉恩的從容,討厭他的成竹在胸,討厭他總是好整以暇的欣賞著自己的慌亂。

 

    「我要走了!」轉身振起了透明的薄翼就要飛走,卻猛然被拉住手臂,只得停下,狠狠的瞪著身後的人:「放開我!」

 

 

 

    「夏蘿,妳是要去解任務吧?」雖然是問句,但語氣卻是那麼肯定,瑞吉恩碧綠色的眸子盛滿了溫柔,定定的看著夏蘿「讓我幫妳吧!妳會需要我的幫助的!我們的感情如此堅定,只要我們同心,不管什麼難關都一定能解決的!」

 

 

 

   「你饒了我好不好?不要自說自話了好不好?我承認,我曾經和你共同解過一次任務,但是,除此以外,我對你,並無男女之情,行了嗎?行了嗎?」承受不了瑞吉恩眼光中飽含著的情意,夏蘿的語調充滿著哀求:「你放過我吧!」

 

 

 

    「不不不!夏蘿,妳只是沒弄清楚自己的心意,妳是在乎我的,是不是?」瑞吉恩急切的看著夏蘿,很著急的想要一個答案,手的力道不自覺的加大。聽到夏蘿吃痛的「噢」了一聲,才急急忙忙的放開,「夏蘿,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那麼愛你,我不會傷害妳的……」

 

 

 

    「夠了,瑞吉恩!」夏蘿悲痛的喊著,淚水奪框而出「不要逼我恨你……」

 

 

 

    「不!夏蘿!」瑞吉恩吼道「你不能恨我,你不能因爲我這麽愛你而恨我!」

 

 

 

    「我和你之間根本就不會有一點可能!現在沒有,以後也永遠不會有!」

 

    聽著夏蘿決絕的話語,瑞吉恩瞪大了眼睛,簡直不相信自己所聽到的。然後,掉轉身子,像頭負傷的野獸般,跌跌撞撞的跑開……

 

 

 

 

 

 

 

 

 

    「這篇文的作者在哪裡?我要殺了她!」終於忍受不住噁心的言詞而撕書的夏蘿揚起了燦爛不過的微笑,眼裡一片冰冷。

 

 

 

以上。

 

 

 

慢著這才不是你的風格吧!!

 

 

 

這篇參考了「一點」瓊瑤奶奶的台詞

 然後從「你饒了我好不好」開始基本上是從新月格格的這個片段出來的XDDD

 http://www.tianyabook.com/yanqing/qiongyao/xinyuegege/7.htm

 

本來是想寫「你這磨人的小妖精」的XDDDD 

 但情境不合沒寫到(扼腕)

 反而把自己雷到不行XDDD

 我根本有M血統吧(掩

 

--------------------------------

今天的部份就到這裡囉~

下次的更新是互相傷害贈文的部份~

敬請期待囉~~

 

 

創作者介紹

今天神做莊

銅板骰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