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我是銅板ˊˇˋ

今天終於來到第六題了~

 

題目:6.寫一篇文送給對方吧!

 

因為兩個人都意外爆字了所以這次只有我的部份……

拜託大家不要因為沒有骰子就直接按X(淚汪汪)

 

食用前注意事項:

這篇是以假想成戀愛遊戲攻略路線的雨天event來寫的(欸)

   配對跟原作沒有關係、基本上是同人的概念XDD

時間大約在還沒寫的第三章後,但因為太崩了歡迎當成平行世界觀賞(喂喂

如果小妖精突然文青化的話,那一定是因為下雨的關係(被打

一切以崩壞小妖精為第一要務(找死發言

 

 

以下是銅板的回合開始~

 

    這場雨來得突然。

 

    這個季節的雨總是來得任性,又毫無道理。

    明明前一刻仍是豔陽高照的大好晴天,下一秒卻烏雲密佈,大雨傾盆而下,打得人們猝不及防,一身狼狽。

    原本熱鬧的街道,也因這突如其來的一場雨而冷清了起來,空無一人的街道上,只有一名小小的妖精少女安靜的走著。

 

    她的手裡拿著一片大大的姑婆芋葉子,背後四瓣薄薄的翅膀沾了水,伏貼在背上,在轟然的大雨中顯得有些狼狽。

    這場突如其來的雨使得來不及躲避的她,被迫捨棄了飛翔的能力,只能慢慢的在陸地上行走著,尋找著能暫時避雨的地方。從地面的角度望去,街道的空間延展的過分,令人有種怎樣也走不到盡頭的錯覺。

 

    真是太不走運了,她想。

 

 

    若前面也在下雨,那麼還需不需要奔跑呢?

    忍不住的加快腳步,卻突然想起了聽誰說過的故事,突然的覺得自己有些發蠢,莫名的笑了出來。

 

    在撞上一個軟綿綿的龐然大物時,她有些懊惱自己今日的失常。

 

    肯定是因為這場雨的緣故。

    把責任推給了雨,她才定下心來觀察眼前這團灰色的、濕透的,看起來十分脆弱的生命──那是一隻右翅受傷的鴿子。

 

 

    牠的狀況看起來很糟。

 

    右邊的翅膀不知道被什麼弄傷了,未癒合的傷口在大雨的沖刷下仍能看到血絲。呼吸已經有些微弱了,有些哀悽的發出細微的咕咕聲。

 

    猶豫了一會,妖精少女將手裡的葉子放到了鴿子身上,然後,用不符合嬌小身軀的巨力,將比自己大上幾分的鴿子扛起,快步的往最近的屋簷走去。

 

    再怎麼樣,也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一條生命在眼前消逝。

    縱使能做的事情微乎其微,沒努力過,總是不甘心的。

 

 

    好不容易捱到了屋簷下,鴿子的呼吸變得更加微弱了。

    忽地,一陣強烈的無力感襲來。

    就算退縮不是她的性格,面對眼前的情況,少女還是有點束手無策。

 

    不願放棄希望,卻仍有些茫然,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些什麼。正思考間,忽然感覺到身後有人靠近。反射性的一回頭,在對上一雙散發著懶散氣息的褐眸時,愣住了。

 

---------

 

    「嘖,真麻煩。」這是鳥人族的少年開口的的一句話。

 

    生命有時就是巧合得過分。

    在溫暖的屋子中,妖精族的少女如是想著。

 

    好像每次遇上少年,都是由這句話作為開場,然後,她又會欠下一個人情。

 

    濕透的衣服暫時脫下晾起,妖精少女包裹著相對其身型明顯過大的毛巾,觀看著鳥人少年的動作。

 

    雖然還是那副對什麼事情都提不起勁的表情,但處理傷口的動作卻完全不馬虎,俐落的清洗、消毒,然後包紮,不一會就完成了治療。

 

 

    「謝謝。」少女輕聲說道。

    「不客氣。」鳥人少年不甚在意的回應。

 

    然後屋裡便陷入了沉默。

 

    一個不擅於與人攀談,一個非必要絕不開口,很快的,屋裡就只剩下交錯的呼吸聲和收拾工具的聲響,與窗外的雨聲交織著,氣氛有些尷尬沉悶。。

 

 

    雨仍不停歇的下著。

 

    作為屋主的鳥人少年收拾完後便離開了客廳,只留下少女和受傷的鴿子。

 

    治療後的鴿子呼吸已平穩了許多,因傷口的關係有些昏昏欲睡。妖精少女有一下沒一下的摸著牠仍略帶水氣的羽毛。

 

 

    雨還在下著。

 

    在鳥人少年再次走進客廳時,手上多了一小塊麵包,和一杯熱牛奶。

 

    少女小心翼翼的吹著冒著熱氣的牛奶,少年則將麵包撕成小塊餵給鴿子。

    屋內仍如開始時的安靜,卻逐漸透出一種安逸的氛圍。

 

 

    滴答、滴答,雨勢終於轉小,而後漸漸停息。

 

    少年沒有多說什麼,少女也沒有再說什麼。

   

    在翅膀乾透後她就會離開。

 

    她知道,少年不會阻止。

    她也知道,少年會照顧好那隻鴿子,直到牠能再次展翅。

    她還知道,若再有一次這樣的雨天,少年仍會一邊嚷著麻煩,卻仍會爲她敞開屋子,給她一個暫時的棲身之處──沒有理由,她就是這麼覺得。

 

 

    受傷的鴿子在飽食一頓後,在臨時用毛巾圍出的窩中沉沉睡去,少女飲盡杯中的最後一滴牛奶,放下杯子,淺淺的笑了起來。

 

Fin.

 

 

-----

上次默默的預告過這是互相傷害的贈文……

骰子君說這篇太閃傷害了她去死團的脆弱的玻璃心(?)

大家快評評理這篇有很閃嗎??(抓著人搖晃(

 

下篇就是骰子君的回合啦~~

敬請期待囉~~

創作者介紹

今天神做莊

銅板骰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