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卷第六題──寫一篇文送給對方吧!〈上〉

骰子的回合!!

 

前言碎碎念:

在開始前我要先說句對不起……

我又忘記隔週禮拜六更文啦!(巴住大家的腳痛哭)

果然沒有截止日趕稿的壓力就會忘記要更文這回事嗎?

什麼可怕的因果循環?(啜泣)

 

還有,誠如銅板先前所說,

寫一篇文送給對方這題是我們彼此間相愛相殺的故事,

請大家敬請期待吧!(仰天淚)

 

Ps.這篇我的設定是原創唷ˇ

 

 

 

 

  闃暗的空間,白色石柱懸浮於四周,張目所及,盡是散發銀白光輝的鐵鍊,一條一條,於頭頂交錯橫亙,織成一張光網。

  試著動了動手腳,一陣鈍痛的麻木感傳來。

  時間過了多久呢?

  緩地眨了眨眼,剛才的動作似乎就已用盡全身的精力,視線漸漸模糊。

  糟了,又想睡了。

  閉上眼,世界仍舊沉寂。獨自一人於黑暗中懸浮。

  醒著或睡著,或許已經沒有差別了吧。

 

  ……怎麼……啊?

  耶?……這裡……喂!

  吵雜的聲音擴散,席捲寂靜的空間。

  「……啊,終於醒了!」

  維持仰躺的姿勢睜開眼,模糊的視線中除了原有的石柱和鐵鍊外,還躍入一張童稚的臉蛋。

  「喂喂!你還好吧?一個人躺在這是碰到什麼麻煩嗎?有哪裡受傷嗎?被襲擊了嗎?喂喂!」

  感受到肩膀被用力搖晃,忍不住皺起眉頭。

  好吵。

  輕輕推開不停拉扯自己的小手,撐起身子試圖爬坐起來,但才一起身,一陣暈眩便衝向腦門,再度被迫跌躺回原位。

  「喂喂!不要勉強自己啊,你現在還很虛弱,剛剛我也是叫你叫好久才醒來呢!」

  默默轉頭凝視發出噪音的來源,一雙明亮的眼睛正憂心地看著自己。

  「你……是怎麼進來的?」從喉頭擠出的話語幾乎不成聲音,只能從沙啞的氣音勉強判斷字句。

  「我?喔……」

  彷彿被捉到正在做壞事一般,對方心虛地移開視線。「我、我只是想探險看看嘛,沒有故意要打破禁忌喔!真的沒有!就只是想看看而已!真的!」

  虛弱的討饒變成強硬的辯解,他脹紅了臉,激烈地大聲嚷嚷著,整個空間似乎都響起了隆隆回音。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擰起眉心,劇烈的聲波如同砲彈衝撞上許久未接受刺激的耳膜,震得人頭腦發疼。

 

  「你是怎麼進來的?」待頭痛稍緩些,微側過頭,困惑望著那張稚嫩的明亮臉龐。

  「怎麼進來的?就、走進來的啊?」細短的手指抵上嘴唇。孩子小小的臉蛋也同樣寫滿困惑。

  該不會……

  凌厲瞇起雙眼,轉頭掃視周身的空間。散發光芒的鐵鍊依舊安靜交錯於半空,而如死者面目般慘白的石柱也依舊昂然佇立,未曾有絲毫鬆動的跡象。

  「唉……」

  失落的情緒襲上胸口,疲倦地閉上雙眼,力氣彷彿被徹底榨乾一般,再也無法維持清醒。

  「喂你!怎麼又睡了?你……出……」

  這是在意識斷線前,我所聽見的最後一絲聲音。

 

  那孩子名叫布瑞夫,是附近普通農家的孩子。

 

  「喂,你上次突然就睡著的真是嚇了我一大跳欸!怎麼叫也叫不起來,我還是第一次碰到我比我還能睡的人呢哼哼!」

  布瑞夫皺起鼻子,一副不甚開心的模樣。

  「你睡著之後我有試著把你搬出去喔,可是你真的超級重的耶!我再怎麼用力也動不了。呣……虧我還對自己的力氣挺有自信的。」

  攤開手掌心,布瑞夫這次是連整個臉都皺在一起了。

  輕瞥了他一眼,沒有發表任何意見。

 

  這次清醒,一睜開眼就看見一張大大的笑臉緊靠在眼前,如同計謀得逞的得意笑容。

  聽他所說,自從那天之後,他似乎每天都會來這裡試圖「叫醒」自己一次,拿鐵鍋敲打、在他身上夾夾子、潑冰水……

  無所不用其極。其實今天也是……

  「喂,你,可以下來了嗎?」

  望著一屁股把自己的身體當成椅子,除此之外還自備食物、餐具、布墊,一副全副武裝、開心野餐模樣的孩子,冷冷開口道。

  「嗯?啊,不用擔心,有帶你的那份一起來!」

  說著說著,他把一塊切成一半的白麵包塞進自己平放於地上的手中。

  「還有喝的喔!」

  這次是在另一隻手中塞進一個陶製的杯子。

  維持著仰天的姿態,我繼續漠然平躺。

  啊……難怪睡得好像不是很安穩呢……

 

  「喂,你,來這裡家人不會有意見嗎?」

  聽著布瑞夫咀嚼食物的聲音,我開口問道。

  「嗯?他們沒有那麼容易發現我偷跑過來啦,我想連村子裡的人也不會發現的。哼哼!我的閃躲技術可是很高明的喔!」

  驕傲抬起下巴,布瑞夫朝空中哼了幾聲,一臉自信滿滿的模樣。

  「你才是呢,這裡可是禁忌的區域喔!不管是誰都不可以到這裡來耶,就連那些看起來很厲害的王公貴族也一樣。喂,你該不會是什麼更厲害的人吧?」

  語畢,像聯想到什麼偉大的職業般,大眼睛直勾勾地盯著自己瞧,閃爍著興奮的光彩。

  我則是沉默望著他,沒有回覆的打算。

  「而且啊,你在這邊一待就是待這麼久的時間,一定更厲害吧?秘密守衛?大魔法師?聖職者?哇……該不會是聖勇者吧?」

  大眼睛巴眨巴眨緊著自己瞧,視線簡直要溢出光芒了。

  「隨你怎麼想吧。」淡然閉上雙眼,不想在這個話題上多做討論。

  「喂你不可以繼續睡啦!」

  兩頰遭人拉扯的疼痛劇烈傳來,我再次睜開雙眼,沉著嗓:「我是要一口吃掉你的魔物,你這死小鬼。」

  「啊哈哈哈哈哈!你的臉好好笑喔!」

 

 

 

  從那天起,沉寂的世界不再像過去那樣沉寂。

 

  不,應該說是過度喧囂了。

  「喂你看!這是我做的會飛的木頭鳥喔!嘿!」

  「喂我要在這邊烤魚,你快點幫我生火!」

  「碰──鏘啷」、「啊啊啊啊啊!媽媽的碗!死定了!」

  「真是、真是、我們學校有一個老師真的是超級超級討厭的!」

  「……喂,我跟你說喔,住在臨鎮的伊莉啊……」

  有時睜開眼,他就在一旁呵呵笑著;有時是清醒一段時間,聽見一陣啪噠啪噠的腳步聲後,他嬌小的身影才從黑暗中現身。

  每次、每次,布瑞夫總會帶來各種外界的事物及消息,還有他個人的生活點滴。

  幾乎從不間斷,以全勤的氣勢每日每月往返。

  「喂,你一個人在這裡不會很孤單嗎?」

  有時候他會問這樣的問題,然後就會是一片沉默蔓延。

  「你不會想出去嗎?」

  ──啊,當然啊,當然想出去。

  聞言,我便會對他報以微笑。

  ──但是啊,還不能,這還不是現在能夠實現的願望。

 

  在如此哄鬧卻又平靜的生活中,時間,究竟又過了多久呢。

 

 

 

由於爆字數,下次還是我的回合唷!^.<+

 

  By.骰子

創作者介紹

今天神做莊

銅板骰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