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卷第六題──寫一篇文送給對方吧!〈下〉

骰子的回合!

 

 

 

  「喂。」較印象中稍稍抽高的少年身影站在身前,白色光芒打在他僵硬而嚴肅的臉上。「我不能再來了。」

  「喔。」我盤腿坐著,淡然注視著他:「那就別來了。」

  支著下顎,我看見他眼中的自己是如此漠然。

 

  其實早有預感了,最近布瑞夫出現的次數不再像過去那樣頻繁,就算出現了,也總是不一會兒就急著回去。

  不過也可能是最近自己清醒的時間和頻率越來越高的緣故就是了。

  「前陣子村人就已經起疑了,還被村長找去問話……原本想說過一段時間大家應該就會漸漸淡忘,只是現在好像鬧到聖教會那裏去了……」咬著下唇,還留有些許童稚影子的臉蛋難過地低垂下來。

  「喂!你跟我一起走吧!和我一起離開這裡,不要再繼續待下去了。」布瑞夫倏地抬起頭,氣勢萬鈞地開口,同時伸出手一鼓作氣將我拉起身。

  愣然注視幾乎與自己同高的少年,他的手掌厚實有力。曾幾何時,他已經長得如此高大了呢?

  「前幾天聖教會派人來,說這裡是百年前魔王的封印地……」布瑞夫沒有察覺我一瞬的異樣,自顧自說起來,「他們還說最近封印已經變得很脆弱了,隨時都有破壞的可能。所以啊,你也快點離開吧,雖然我不知道你苦守在這裡的原因,可是如果他們說的是真的,那麼一直待在這裡就很可能遭遇不幸。不管有什麼重要的使命,如果連自己的性命都沒了,那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喔!」

  「噗──」看他說得口沫橫飛,亦見激動的模樣,我忍不住笑出聲。

  「喂!你在笑什麼啊?我說的是很嚴重的事耶!」他不滿地噘起嘴偏頭看著我,眼神中滿是責備。

  「啊……不,沒什麼……」抹去眼角的淚痕,順了順因大笑而痠痛的腹部,我咳了一聲試圖恢復鎮定。

  「這麼擔心的話,你盡快逃走不就成了嗎?趁結界還沒被破壞,帶著家人走得越遠越好。」方才流瀉的笑意仍掛於唇角,「魔王啊,是很可怕的喔,隨時可以召喚出從沒見過的黑暗物種,而且隨便一揮就可以毀滅一個像你家鄉這樣的小村莊。」

  我玩笑似的語調似乎惹怒了布瑞夫,只見他的雙頰越鼓越大,最後不滿全數爆發出來:「所、以、啊!我說我要你趕快跟我一起走啊!你一個人留在這裡絕對會被殺掉的!……至於魔王……那個、你不用擔心,說不定我會有辦法……」

  「嗯?怎麼說?」彎起嘴唇,嘲諷似地望著突然囁嚅低下頭注視自己手掌的少年。

  「嗯……我也還不是很確定,只是聖教會那些人說我身上有聖勇者的力量,只要多加訓練,應該就可以抵抗即將甦醒的魔王。如果他們說的是真的,那麼雖然現在的我還不知道怎麼使用那些力量,可是未來一定會有辦法從魔王手中保護家人,當然,還有你。」

  他大而圓的雙眸筆直盯著我,抓著我的手心似乎又收緊了些。而我則再度凝視著他,只是這次笑意全失。

 

  原來如此,難怪他能夠如此輕易穿越封印結界。

 

  以視線靜靜描繪起眼前少年精實的體態。他的確不再是當年遇見的小男孩了,欣長結實的身軀、凜然而有力的眼神,如今甚至可以想像他身著甲冑、揮舞巨大聖劍的模樣,也能夠想像他那雙眼眸如火焰般燃起熊熊鬥志,然後舉劍向前奔馳,朝自己全力吶喊出那句千古不變的台詞……

  「魔王,不會讓他傷到你的,所以相信我,跟我一起出去。」

  另一隻手也覆了上來,他的雙手緊緊包覆住我的手掌,一股暖流傳來。

  望著他明燦如星的眸子,我突然明白自己該做什麼。

  微微一笑,輕輕抽回被握住的手:「你快點離開吧,我不能跟你走。」

  他雙眼睜大,滿是愕然。

  「我會出去的,但不是現在,尤其是跟你。」

  伸手朝他推了一下,只見他踉蹌後退,不安自神情間流露出來。

  「記得,不要再過來,逃得越遠越好。」

  自掌間運起風壓,漆黑的巨風瞬間奔騰而出,將少年的身軀震出結界之外,再也不見蹤影。

 

  空間回歸寂靜,空中的鐵鍊與石柱對剛才的騷動起了反應,正一明一滅地閃爍。

  ──很快就會再見的,即便不是令人欣喜的重逢。

  抬頭仰望這處人造的封閉空間,這次,沉默徹底降臨。

 

 

 

  桑德曆876年,魔王戴佛斯破壞封印重返世界,數萬魔物自各地蜂湧而出,開啟黑暗時代。

  同年,聖教會組織聖戰軍對抗魔物入侵。

  桑德曆881年,魔王軍占領人類半數領土,死傷粗計上千萬人,並以中央教堂為目標挺進。

  桑德曆883年,聖勇士布瑞夫加入聖戰陣營,始獲初勝。

  桑德曆887年,聖戰軍取回半數領土,回收莫克里特、塞爾達等重地。

  桑德曆889年,聖勇士號召組成討伐軍,親自率領部隊進攻魔王要塞。

  桑德曆891年,討伐軍突破魔王城,聖勇士封印魔王戴佛斯,聖戰軍宣布獲勝。但於此同時……

 

 

 

  「啊……」

  身體於黑暗中緩緩下沉,同樣的風景、熟悉的氣息,頭頂通往外界的光點越縮越小,最後完全被黑暗吞吃,冷白色的光源自四周浮現。

  ──又回來了。

  眨了眨眼,手腳如灌了鉛般沉重,一股濃厚的倦意襲來。

  唇角忍不住牽起笑容。

  ──他穿起盔甲的模樣跟自己想像中的一模一樣,聖教會真是一點新意都沒有。

  啟唇輕輕舒了口氣──就連對他吶喊出的那聲「魔王」,也都像經過精心訓練過似的,每任勇者幾乎毫無差別。

  眼皮疲倦地閉上又睜開,視線亦漸朦朧。

  勉強維持最後的清醒,不願沉睡。

  因為太明白,只要一閉上眼,又會是百年的時間流逝。

  下次醒來,又會再次迎接全新的時代變換;面對截然不同但又如此相似的聖勇者,然後……

  再也遇不到那位試圖叫醒自己的男孩了。

  他將成為歷史的塵埃逐漸沉積,成為過去的一部分。

 

  啊……真的好想睡。

  緩緩閉上眼,世界淪為一片純然的黑暗。

  只能到此為止了。

 

  「喂……我過來陪你了……」

  意識模糊中,彷彿聽見熟悉的聲音在耳邊呢喃。

  「……不然我想你會很孤單的,要是醒來之後身邊沒人怎麼辦……」

  應該是在夢中吧,只有在夢中,他才可能對自己如此溫柔地說話。

  「……不用擔心,我會一直在這裡,不會離開,永遠、永遠……」

 

  ──晚安。

 

  就連最後那句話,亦溫柔得如同夢境般虛幻。

 

 

 

學銅板也來個註解ˇ

*其實是想仿造銅板海妖姊姊的童話風寫的,想說如果組成一個--悲情--童話系列應該很好玩。(欸

*看了太多魔王勇者相關動畫,覺得這麼萌的主題卻始終沒有出現戳到自己萌點的作品實在太可惜了!……於是就自己寫了(掩面)。想要吶喊這才是魔王勇者的萌點啊吼吼吼吼!(X)

*覺得這種宿敵男人間的堅定友情銅板應該會很喜歡所以就寫了www然後覺得既然是宿敵那就應該要有點悲情味,所以就小虐了一下。(小聲)

*最後還是HE的沒錯!(噴氣)(不

*唉呀銅板不要淚目嘛,最後他們的新婚生活(?)還是很愜意的乖喔~XD|||

*命名由來很蠢,大家不要發現最好。(喂)

 

 

 

創作者介紹

今天神做莊

銅板骰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